<form id="xfjzx"><nobr id="xfjzx"><nobr id="xfjzx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<form id="xfjzx"></form>

<sub id="xfjzx"><listing id="xfjzx"></listing></sub>

<form id="xfjzx"></form>

    “三類股東”問題已經成為卡在新三板喉嚨的魚刺
    日期: 2017-06-16 11:38:39

    最近海容冷鏈排隊一年半,排位不進還退(從68位退到70位)、泰達新材排隊9個月已經預披露更新了(上升到18位了),同時新三板企業為什么不同命呢,最大的原因就是海容冷鏈存在所謂的“三類股東”,而泰達新材有可能不存在“三類股東”?!叭惞蓶|”問題已經成為卡在新三板喉嚨的魚刺,新三板各市場參與者如坐針氈、無所適從、惶惶不可終日,非常痛苦、如同悶罐。筆者試著分析“三類股東”問題對新三板各市場參與者的影響。

    一、“三類股東”問題對新三板企業的影響

    已經排隊的存在“三類股東”的新三板企業是最痛苦的,繼續拿海容冷鏈為例,海容冷鏈2015年底上報IPO材料,今年2月份才得到第一次反饋,然后就沒有然后了,4個多月過去了,沒有任何進展,排位反而下降。據不完全統計,現在排隊的100多家新三板企業中,存在“三類股東”的估計有80多家左右,這些企業現在不知道怎么辦?就這樣冷處理、坐著冷板凳,沒有任何說法。排位比較靠前的企業明德生物前兩天決定終止新三板掛牌,不知道是基于什么目的?如果是為了清理“三類股東”,那明德生物有可能會因為發生股權變更,而終止IPO申請。如果這個案例屬實的話,將給市場帶來不好的影響,其他的企業是否都會效仿?新三板企業排隊兩年多造成的損失(直接和間接損失將是非常大的)誰來彌補?新三板市場將失去存在的意義了,因為沒有企業敢來掛牌,沒有機構敢來投資。

    “三類股東”問題對準備申報IPO的新三板企業也會有以下影響:一方面,融資對象范圍選擇將更為窄小,新三板融資將更為艱難,如果公司有“三類股東”,那他根本融不到任何資金,因為沒有投資機構愿意以身試險;另一方面,“三類股東”的清理和防范成本將變得非常巨大,筆者也曾經說過:“野火燒不盡、春風吹又生,三類股東是根本清理不掉的?!毙氯迤髽I就算暫時沒有“三類股東”,在沒有停牌上報材料之前,始終存在“三類股東”隨時進來的隱患,因為不管是做市轉讓還是協議轉讓,“三類股東”的進來是新三板企業本身無法控制的(除非停牌或者股份鎖定),說一句極端的話,如果哪天某個小股東對大股東不滿,他完全有可能自由轉讓股份給某個“三類股東”。

    二、“三類股東”問題對投資機構的影響

    這里投資機構分為兩類:“三類股東”的投資機構和非“三類股東”投資機構。如果投資機構投資了海容冷鏈等存在“三類股東”的企業,兩三年的投資換不來任何收益,退出變得遙遙無期,管理人一方面無法向LP交代,另一方面管理人也無法獲得收益、養活團隊?!叭惞蓶|”的投資機構,在當前情況下,成為各新三板企業堅決回避的機構,沒有企業敢輕易招惹“三類股東”(除非是未來沒有IPO想法的新三板企業)。非“三類股東”投資機構,現在已經成為各新三板企業融資的主要對象,反過來,非“三類股東”投資機構對新三板企業的投資又將變得非常謹慎,除非企業大股東承諾在一定期限內清理“三類股東”(清理的成本何其之高)、并保證未來不會進來“三類股東”(這一點對企業和大股東來說太難了,因為無法控制)。

    終上所述,“三類股東”問題已經成為影響新三板市場健康發展的桎梏,成為卡在新三板喉嚨的魚刺。這根魚刺必須清除,監管部門必須盡快明確“三類股東”的合法地位,否則會造成整個新三板市場的恐慌(投資機構和新三板企業將相互防范、缺乏信任),因為“三類股東”對新三板市場作出了巨大貢獻,也將繼續發揮重大作用,“三類股東”問題不應該成為新三板企業IPO的障礙。

     

    網上交易 公募基金 專戶理財 客戶服務 投資者教育 反洗錢專欄 平安金融 關于我們 關注中科沃土微信
    24小时日本在线WWW

    <form id="xfjzx"><nobr id="xfjzx"><nobr id="xfjzx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<form id="xfjzx"></form>

    <sub id="xfjzx"><listing id="xfjzx"></listing></sub>

    <form id="xfjzx"></form>